……

    众人勉强可以分辨出石屋后面,是成千上百顶奇形怪状的帐篷,它们顺着大片场地的坡往上,那片场地直伸向地平线上一片黑乎乎的树林。

    石屋的门口站着一个男人,正在眺望那些帐篷,那人一听见他们的脚步声,就转过头来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!”韦斯莱先生精神饱满的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!"那人说。

    “我要两顶帐篷,是两天前预订的,有吗?”韦斯莱先生似乎和他认识。

    “有!”那人看了看贴在门上的一张表,“你们在那儿的树林边有一块地方,可以住一个晚上,现在就付钱,可以吗?”那人说。

    “哦!好的。”领过帐篷和地图后,他们一起朝营地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费力地走在薄雾笼罩的场地上,从两排长长的帐篷间穿过。

    大多数帐篷看上去没什么特殊,显然,它们的主人费了心思,尽可能把它们弄得和麻瓜的帐篷一样,可是有的不小心做过了头,画蛇添足反而弄得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在场地中央,有一顶帐篷特别显眼。它十分铺张地用了大量的条纹绸,筒直像座小小的宫殿,入口处还拴着几只活孔雀。

    再前面一点,他们又看见一顶帐篷搭成四层高楼的形状,旁边还有几个角楼。

    再往那边,还有一顶帐篷的门前带有一个花园,里面日晷仪、喷泉等样样俱全。

    “总是这样的!”韦斯莱先生笑着说,“大家聚到一起时就忍不住想炫耀一番,啊,到了,看,这就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来到了场地尽头的树林边,这里有一片空地,地上插着一个小小的牌子,上面写着:韦斯莱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再好不过了!”韦斯莱先生高兴地说,“球场就在树林的那一边,近得没法再近了。"

    众人一齐支起了两顶歪歪斜斜的双人帐篷,然后问题来了!他们就一共有十来个人呢,这就两顶小帐篷?

    赫敏似乎发现了这个问题,她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莱茵,莱茵笑着朝她摇了摇头示意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这时,韦斯莱先生四肢着地,钻进了第一顶帐篷。“可能会有点儿挤!“他喊道,“但我想大家都能挤进来。快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依次弯下腰,从帐篷门帘下钻了进去,顿时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。

    他走进了一套老式的三居室,还有浴室和厨房。真神奇,房间里的布置和费格太太家的风格完全一样,不般配的椅子上铺着钩针编织的罩子,空气里甚至有一股刺鼻的猫味

    “噢,这只是暂时的。“韦斯莱先生用手帕擦着他的秀顶,探头望着卧室里的四张双层床,“我这是从办公室的珀金斯那里借来的。可怜的家伙,他患了腰痛病,再也不能宿营了。”

    韦斯莱先生拿起沾满灰尘的水壶,朝里面望了一下,“呃…我想我们需要一些水?”

    “在那个麻瓜给我们的地图上,标着一个水…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罗恩话说完话,克莱因就随手掐了个水元素的法术,一摊适当的水就自动流入那个水壶里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…龙头”罗恩呆呆的说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,莱茵已经给我们找来了水,我们剩下来的人去捡点柴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韦斯莱先生说完话,克莱因又释放了一个召唤树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好吧,那五十抽,给克莱因提供了绝大多数的实用小法术。

    “哦!好吧,莱茵,我觉得你应该尊重一下防备麻瓜的安全条例!”韦斯莱先生说着,“我觉得我们应该体验一下,真正的麻瓜宿营?”

    “好吧,如果你希望的话。”克莱因无所谓的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大家很快又参观了一下,另一边姑娘们的帐篷,发现只比男孩的略小一点,不过没有猫味儿。

    这时,太阳刚刚升起,薄雾渐渐散去,他们看见四面八方都是帐篷,一眼望不到头。莱茵和卢娜、赫敏慢慢地在帐篷间穿行,兴趣盎然地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莱茵看赫敏怔怔出神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世界上有这么多巫师,以前从没认真想过其他国家的巫师。”赫敏答道。

    场地上的宿营者们逐渐醒过来了,只见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蹲在一顶金字塔形的大帐篷外面,手里拿着魔杖,开心地捅着草地上的一条鼻涕虫,鼻涕虫慢慢地胀成了一根香肠那么大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路,他们看见两个小女巫师,,骑在两把玩具飞天扫帚上,低低地飞着,脚轻轻掠过着露水的青草。

    一个在部里工作的巫师已经看见她们了,他匆匆走过莱茵、卢娜和赫敏身旁,一边心烦地嘀咕着,“居然在大白天当众乱飞!父母大概睡懒觉呢!”

    时不时地可以看见成年巫师从他们的帐篷里出来,开始做早饭。

    有的鬼鬼祟祟地张望一下,用魔杖把火点着,有的在擦火柴,脸上带着怀疑的表情,似乎认为这肯定不管用。

    三个非洲男巫师坐在那里严肃地谈论着什么,他们都穿着长长的白袍,在一堆紫色的旺火上烤着一只野兔似的东西。

    另外一群中年美国女巫师坐在那里谈笑风生,她们的帐篷之间高高挂着一条闪闪发亮的横幅,写着塞勒姆女巫学院。

    “我们过去看看吧!”赫敏说,她指着前面的一大片帐篷,那里有保加利亚的旗子,在微风中飘扬。

    这里的帐篷上没有覆盖什么植物,但每顶帐篷上都贴着相同的招贴画,上面是一张非常阴沉的脸,眉毛粗黑浓密。

    当然啦,图画是活动的,但那张脸除了眨眼就是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克鲁姆!”卢娜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"赫敏问。

    “克鲁姆呀"卢娜说,“保加利亚的找球手,被称为世界最厉害的找球手,当然没有莱茵厉害。“”

    “他的样子太阴沉了。”赫敏说着,同时看着周围无数个克鲁姆朝他们眨眼、皱眉。

    很快在他们前面看见了两个男人,正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。其中一个年纪已经很老了,穿着一件长长的印花睡衣。

    另ー个显然是在部里工作的巫师,手里举着一条细条纹裤子,气恼得简直要哭了!”

    “你老就行行好,把它穿上吧,你不能穿着这样的衣服走来走去,会被麻瓜发现的!”

    “我这条裤子是在一家麻瓜的商店里买的!“那老巫师固执地说,“麻瓜们也穿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麻瓜女人才穿的,男人穿这个。”在部里工作的巫师说,一边挥舞着那条细条纹裤子

    “我才不穿呢!"老巫师气愤地说,“我愿意让有益健康的微风吹吹我的屁股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赫敏听了这话,真想咯咯大笑,她实在忍不住了,一弯腰从队伍里跑开出去笑了,一直等老巫师离开之后,她才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穿过营地返回,所到之处,他们总能看见一些熟悉的面孔,霍格沃茨的同学及他们的家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。”当他们终于回到韦斯莱家的帐篷时,众人已经在担忧他们是不是迷路走丢了。

    “到处逛了逛,还挺有趣的。”克莱因笑了笑,“你们怎么还没有把火生起来?不是给你们木头了吗?”

    “爸爸在玩火柴呢。”弗雷德说。

    韦斯莱先生的生火生一点儿也没有起色,这并不是因为他缺乏尝试,他周围的地上散落着许多火柴,但看他的样子,好像一点儿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哎哟!"他终于划着了一根火柴,惊叫一声,赶紧把它扔掉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韦斯莱先生。”赫敏温和地说,从他手里拿过火柴盒,向他示范应该怎样做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终于把火生起来了,因为他们的帐篷似乎就在通向球场的一条大路旁,部里的官员们在路上来来往往地奔走,每次经过时都向韦斯莱先生热情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韦斯莱先生不停地作着介绍,这主要是为了莱茵和哈利、赫敏,他自己的孩子对部里的人太熟悉了,引不起他们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那是是妖精联络处的主任,过来的这位在实验咒语委员会工作,着是个记忆注销员,是逆转偶发魔法事件小组的成员,那是是缄默人!”

    “缄默人?他们是做什么的?”赫敏韩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问,绝密!没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很快,火烧旺了,他们开始煎鸡蛋、煮香肠,他们美美地吃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刚吃了一半,韦斯莱先生突然跳了起来,笑着向一个大步走过来的男人挥手致意,“嘿!卢多!”

    卢多显然是最引人注目的人,他穿着长长的魁地奇球袍,上面是黄黑相间的宽宽的横道,胸前泼墨般地印着只巨大的黄蜂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他原先体格强健,但现在开始走下坡路了,长袍紧紧地绷在大肚子上。他的鼻子扁塌塌的,有一双圆溜溜的蓝眼睛、短短的金黄色头发……

    “啊嗬!"卢多开心地他走路都一蹦一跳的,仿佛底下装了弹簧,他显然正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

    “亚瑟,老伙计!"他来到篝火边,气喘吁吁地说,“天气多好啊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一群面容憔悴的魔法部官员匆匆跑过,远处有迹象表明有人在玩魔火,紫色的火焰蹿起二十多英尺高。

    两人寒暄一会,卢多眉飞色舞地又转向韦斯莱先生,“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我一直在寻找巴蒂·克劳奇,保利亚那个和我同等的官员在提意见刁难我们,可他说的话我一个字儿也听不懂,巴会解決这个问题,他会讲大约百五十种语言呢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也许我去就可以了?”克莱因站出来跟卢多握了握手,“我叫莱茵,你应该听说过我?我拥有许多天赋,其中就包括各种语言。”

    “哦!天呐!我当然听说过你!你曾两次击杀了伏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纸上诡神免费阅读 在木叶打造虫群科技树最新章节 人在木叶,我的忍猫天下无敌!免费阅读 【重生】宝贝,再爱你一次 宋檀记事荆棘之歌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我在游戏里做恶龙最新章节 骂谁实力派呢百度百科 遮天:开局目睹荒天帝成仙玖0后小李 为什么要猎杀一个超怂的无辜巫师 四合院:开心的何雨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