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腊肉、熏肉再好吃,吃上大半年也腻味了,哪及新鲜猪肉诱人啊!

    这不,晚上尽管没来得及做红烧肉,但就着这个话题,一家人也比往常多吃了一碗饭。

    徐母在闺女旁击侧敲的影响下……

    当然了,更多是看在大儿媳闲时做裤子、衣服给家里挣得钱快赶上大儿子每个月寄来的工资的份上,待她不像以前那么苛刻了。

    虽然依旧没给什么好脸色,但一天三顿,杂粮米粥窝窝头,还是让她吃饱了。

    闺女说的有道理:吃饱了才能干更多的活嘛!养头骡子还得喂食呢。

    这不,看到闺女掏出来一沓上批衣服的余款和下批订单的定金,徐母惊喜得合不拢嘴: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那是!我想的款式、嫂子的做工,不说打遍天下,打遍咱们小小的名阳县肯定无敌手啦!”

    “嗨,针线活谁不会干?肯定还是我闺女的功劳!”

    徐母才不想夸儿媳妇。

    徐大嫂也没异议。

    她觉得现在的生活,和以前比,简直像天堂一样——

    不用去村里挑粪、不用起早摸黑砍柴、劈柴,衣服、被单也只要洗自己娘俩的。

    活少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——

    她能吃饱了!

    自从那次小姑子给她留了碗稠粥以后,就没再饿过肚子了。

    有几次还感觉吃撑了,胃里胀胀的。

    而且不光能吃饱,自从为家里挣到了钱,婆婆的骂声也少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让她看到了盼头。

    满心高兴间,小姑子把一张大团结塞到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是你的提成。”

    “咋还有她的份?”徐母脸一沉,“她是你大嫂,帮你干点活不应该的吗?拿钱像什么样!赶紧收回来!”

    “娘啊,我只是动动嘴皮子,大头都是嫂子在做,她比我辛苦多了,当然爹娘也辛苦,所以挣来的钱大家分嘛!喏,爹,这是你的!拿去买烟抽,别抽土烟了,买包过滤嘴换换口味。这是娘的,娘是咱们当中最辛苦的,不单要管家、照顾一家人的生活起居,还要操持家务,让我们能在工作、学习时没有后顾之忧,所以理该多得些。”

    徐茵自己留了五块钱,其余的都给了徐母。

    徐母被哄得眉开眼笑:“都给娘啊?要不还是你自个收着?”

    “我够用就行,要这么多钱干什么!何况咱又没分家,合该娘来保管。”

    徐母闻言别提多舒坦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笔钱,闺女说给她就给她,说明啥?闺女孝顺呗!

    徐茵见亲妈不再纠结给大嫂的十块钱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本来她想私底下偷偷给的,可也怕万一哪天说漏嘴,与其那时候吵得不可开交,倒不如一开始就摆明了。

    反正大头给了徐母,作为主劳力的嫂子,分点小头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低下头,看到小板凳上乖乖坐着边听大人讲话边玩纸青蛙的侄子,徐茵弯眉浅笑:

    “哎呀忘了还有咱们豆豆,我听说豆豆这段时间可乖了,帮爷捡柴火、帮奶扫院子、吃完饭还争着洗碗,这么乖的小孩儿,哪能不奖励呢!来,姑奖我们豆豆两毛钱!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也有呀?”

    豆豆愣愣的,似乎不敢相信,小爪爪指指自己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啦!只要为咱家做贡献的,不拘大人、孩子,人人都有!”

    小豆丁欢喜得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天彻底黑透了,为了省电省煤油,大家洗漱完就回了各自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东屋,徐母捏着厚厚的信封,翻箱倒柜想不好藏哪儿。

    以前她都是拿橡皮筋一卷,收铁匣子里、塞床头墙洞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闺女给的钱太多,卷起来以后铁匣子塞不下,直接藏墙洞吧又担心遭老鼠咬,于是想找个合适的铁皮家什。

    边找边和老伴唠嗑:“老头子,你看闺女多懂事!这么多钱,说给我就给我了。对了,还分了你十块,藏哪儿了?拿来!”

    徐老爹:“……那是闺女孝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孝敬你那也得交给我来保管。难不成你还真想去买那什么过滤嘴烟?”

    徐老爹老脸一红:“尝个鲜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尝鲜别花闺女的钱啊!有本事自个挣去!”

    “我过去挣的都给你了,啥时候见你给我买烟了?还是闺女对我好!”

    “你个死老头,不想睡床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徐老爹赶紧讨饶。

    徐母笑骂他老不正经。

    东厢房,徐大嫂小心翼翼地把分到的十块钱,夹到当宝似的泛黄的牛皮本里。

    那是娘家大伯早年评上先进劳动者获得的奖品,在她出嫁时给她添妆的,说是当家后可以夹夹布票、粮票啥的。

    可惜一直没票可以用,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合上以后又打开来看了几眼,心里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这是她凭自个本事赚到的第一笔钱。

    小姑子说了,以后还会有,甚至比今天更多,只要好好干!

    她当然会好好干!

    这是小姑子有心挑发她呢!

    “妈,妈,还有我的!”

    小豆丁踮着脚,要把手里的两角钱毛票给她。

    徐大嫂笑了起来:“你的钱妈单独给你收着,啥时候需要花了问妈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花,我要攒着,攒够了买最好吃的点心、糖糖给姑,她今天又给我糖糖吃了呢!”

    “只给姑买呀?妈妈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!有!小姑说了,人人都有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豆豆真乖!”

    依稀听到东屋和东厢传来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徐茵望着泛黄的蚊帐顶,带着笑闭上眼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徐母起床就开始料理那刀肉。

    过了农忙,天气越来越热,昨晚吊在井里才没转味,可也放不久。

    五斤肥瘦相间的五花肉,在徐母看来远不及五斤大肥肉划算。

    如果要她花钱去买,是绝对不会买五花的。

    但闺女得的奖品意义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徐母手起刀落,把肉斩成三条——

    一条用盐抹了准备腌咸肉,给七月份的双抢添道荤菜;

    一条中午做红烧肉,给闺女解解馋;

    剩下那条约莫一斤半重,拿草绳栓着交给闺女让她送去大岙村的外婆家。

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博奥书屋 忆他阁 我,霍格沃茨二周目最新章节 地上足球:C罗以为我去辅佐他免费阅读 书香之家 灵感小说 梦想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情文学 从三国开始的诸天轮回免费阅读 夫人如此多娇 猎命人全文阅读 微凉阁 节令师最新章节 求道从红楼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