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跟着碧瑶,一路飞到了九品剑宗的第一峰。

    第一峰山腰之上,搭建有一座巨大的擂台,擂台上站着一名身穿黑衣的负剑青年。

    这青年身材修长,长相邪魅,脸色苍白,眼眸血红,浑身散发阴森森的剑气。

    “谁来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邪九炼背负双手,眼神高傲,望着平台下方众多的九品剑宗的弟子,凶残的舔了舔嘴,口中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自打下山以来,他一路挑战各大剑道宗门的道子,历经大小战斗上百场,未曾一败。

    邪九炼目前的修为,已经是仙尊境八层巅峰,只差半步就迈入仙尊境九层。

    这一路挑战,他也是为了寻求突破的契机。

    高台之下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各峰道子望着邪九炼,眼中都喷射出愤怒之火,此人如此嚣张,大庭广众之下,竟然根本不把九品剑宗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虽然群情激奋,但多数人并不敢出头。众人也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他们是九品剑宗的普通道子,又哪里会是鬼冥剑宗第一道子的对手?

    目前也只有各峰的首席道子,才有资格和邪九炼交手。

    “我来会你!”

    第六峰的林火一跃而起,站在了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邪九炼缓缓拔出剑来,在血红的剑尖之上,轻轻的吹了口气,神态异常嚣张,仿佛根本没有把林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这一把血剑,极为锋利,剑身之上,竟然烙印着三个恶鬼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第六峰,林火!”

    林火拔出剑来,一脸肃然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邪九炼,他也是久仰大名,知道对方很厉害,自己不见得能够战胜对方。

    哪怕不能战胜,他也绝对不会认怂。

    “林火,这胆魄倒是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人群后方,叶云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林火进入仙尊境八层时间不长,在境界上和邪九炼相差不少,应该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碧瑶一脸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是还有碧瑶师姐呢嘛……”

    叶云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鬼冥剑宗的剑法实在是特殊,而这个邪九炼又是鬼冥剑宗号称万年一遇的天才,我即使全力出手,也不见得能够取胜。”

    碧瑶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见碧瑶也如此没有信心,叶云叹了口气:“那咱们九品剑宗,就没有人能够战胜得了他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见得。”

    碧瑶想了想说道:“第一峰的首席道子乔远山,乃是仙尊境九层的修为,或许可以战胜邪九炼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叶云点头,淡淡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若是九峰道子全军覆没的话,他就要亲自登场了。

    砰砰……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林火就和邪九炼战斗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鬼冥宗的剑法施展出来,高台之上便出现了一只高大厉鬼虚影,这厉鬼手持大剑,速度惊人,哪怕是虚幻之影,也能产生极其强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而邪九炼本人则化作了一片血光,极其诡异的在虚空中忽隐忽现,宛如疯狂的鬼魅,不断对林火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林火一上来就施展三光剑法,尽管威力极强,但在邪九炼那诡异的攻击之下,还是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十几个呼吸的功夫。

    林火身上就中了七八剑,整个人也从高台上跌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邪九炼如此厉害,九品剑宗的各大道子们,脸色都变得无比阴沉。

    九品剑宗第一战,就已经出师不利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邪九炼,不好对付啊……”

    宗主大殿之内,凤弈也在观看着这一场比斗,俏脸上的神情很是严峻。身为九品剑宗的宗主,她自然不希望自己门下的道子被邪九炼逐一的击败。

    但刚才看到邪九炼的剑道实力,她现在也有些担心,哪怕就是乔远山出手,也不见得能够战胜邪九炼。

    “林火,你可真是个废物,第一个出战就被人打成这个鸟样……”

    林火被一名第六峰的道子给扶住,刚刚稳住身形,耳畔便传来嘲讽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霍东阳,你有种你去!”

    林火大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实力不相上下,去挑战邪九炼不是自找没趣吗?”

    霍东阳双手抱胸,奸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连种都没有,那就少在这里放屁!”

    林火骂道。

    霍东阳丝毫不气,只是笑眯眯说道:“你被鬼冥剑法所伤,想必没有个五六年是养不好,等你伤好了再想追上我,就难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霍东阳如此不要脸,林火也被气得不轻,浑身气血上涌,整个人竟然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周一阵骚动,很多道子都用愤慨的眼神望着霍东阳。

    这霍东洋阳,好歹也是第九峰的首席道子,却胆小如鼠,胸怀气量更是狭隘。

    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邪九炼看到两名九品剑宗的首席道子内哄,脸上戏虐之意更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九品剑宗都是一群怂货…”

    邪九炼大笑道。

    远处的碧瑶猛的一跺脚,狠狠啐道:“这个霍东阳真是太过分了,实在是给我们九品剑宗丢脸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叶云若有所思,轻轻的手指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力量,顿时就涌到了霍东阳的背后,宛如一阵狂风把他架到了高台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谁暗算我?怎么给我送到台子上了?”

    站在擂台上之后,霍东阳惊慌失措,忍不住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高台下,有不少人都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出手,让这个霍东阳去台子上出点洋相,也是让众人消了一口心头气。

    “你叫霍东阳是吧?”

    邪九炼猛的出现在霍东阳的面前,晃了一下手中的剑,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邪九炼,我和那林火实力差不多,所以也不是你对手,我有这一点自知之明……”

    霍东阳连连退后,同时对着邪九炼摇了摇手。

    “既然上台了,怎么说……也要过两招吧?”

    邪九炼丝毫没有理会霍东阳的示弱,反而直接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唰唰……厉鬼的虚影,从四面八方围住了霍东阳,一片片血红色的剑光,忽隐忽现,攻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霍东阳仓促迎战,仅仅支持了几个回合,身上就中了几剑,从台子上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邪九炼收起了剑,望着受伤的霍东阳,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此次他一个人进入到九品剑宗挑战,下手自然也是有一些分寸的,只是会给对方一些伤害,绝不会重伤,更不会取其性命。

    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一名仙尊境八层的修士,远远惹不起九品剑宗的那些仙王强者。

    “霍峰主,你儿子可是给我们九品剑宗争光了!”

    宗主大殿之内,凤弈对着第九峰的方向,声音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,是我管教不严……”

    第九峰的峰主——霍星河轻轻叹了口气,伸出大手,凌空就把霍东阳抓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逆子,让我丢尽了脸,禁闭一百年!”

    啪啪……

    对着霍东阳扇了几个耳光之后,恼怒的霍星河就把儿子扔进一座古塔之内,并加了重重封印。最近转码严重,让我们更有动力,更新更快,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。谢谢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