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 )        那年冬天的午后,漫天飘着雪花,在城西的紫竹院里,传出了悠扬的琴声和稚嫩的歌声。

    风云城里的很多人都听到了,于是小屁孩们开始传唱,后来大人们也在哼了。只是把将军府里的小姐姐气得小拳头不停也挥。

    风云城里的冬天有了一道风景,每天午后,从城东的书院到城西的紫竹院,有两个身影,一高一低。两个脚印,一深一浅,浅的脚印是阿贵,深的脚印是李夜,因为李夜小小的身板,却穿着五十斤重的铁甲。

    而将军府的小公主据说经过几个月的苦练,也有成就,居然在七岁就修练出了内气,可以开五十斤的弓,射中二十丈外的靶心了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学堂里读完诗书,唐朝神秘地对李夜说:“将军府的公主已经练出内气,可以开五十斤的弓了,你怕不怕她打你?”

    胡歌和妹妹小菊也是一脸同情地看着李夜。

    学堂里的小伙伴们都笑了。

    李夜看了一眼唐朝,一脸的嫌弃。”你再不减肥,估计连城里卖菜的姑娘都不愿嫁你,还上将军府提亲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小伙伴们笑得更疯。搞得唐朝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将军府的小姐姐气得不行,跟师傅许静云说要收拾一下李夜。师傅听后也是笑得不行,准了小姐姐,但是不许小姐姐伤人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放学的黄昏,天上飘着雪,李夜跟阿贵两人高一脚低一脚行走在回书院的路上。出了城西,行到一半,就是将军府。

    小姐姐堵在路边,握着小拳头,也不说话,见二人走过,便走到李夜的身后,上去就是一个过肩摔,结果没摔动,小姐姐心一横,就把李夜扑倒在雪地里,骑在李夜的身上,跟骑马一样。

    李夜没防备让小姐姐推倒在地,气得不行,大叫你是泼妇么?

    将军府的门卫下人和阿贵都笑得不行,边笑边把两人拉起分开。小姐姐叫道:“李夜,你小心,我以后还会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李夜拍了拍身上的雪,一脸的嫌弃,回道:“你这还是淑女么,像极了菜市场的泼妇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拉着阿贵跑了,留下小姐姐在风雪里零乱。

    “明天换条路,绕远一点,不从将军府路过。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么?”李夜跟阿贵说了句,阿贵笑着应了。

    回到府里的小姐姐,一脸的疑惑,跟许静云说:“师傅,我都修练出内气了,咋就摔不动李夜那小子呢?他比我还小两岁呢?瞧他那小身板”。

    师傅许静云也是一脸的疑惑,按道理不应该呀,李夜又没修行武道,照理说小姐姐应该很轻松就摔倒他的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不知道的是,李夜虽然还未开始修行,可是身上穿了五十斤的铁甲,加起来也有一百多斤的重量了。一百多斤,这个时候的小姐姐刚练出了内气,是摔不动李夜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学堂小伙伴,不知谁把这事说了出来,结果大伙都对着了夜说:“李夜,你还没嫁过去将军府,就给收拾了,痛不痛?”

    这把李夜气得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下午到了琴院,跟先生说要修行武道。先生也是笑了,习武干嘛?就是为了打回去吗?不允。烧水去,泡茶。先生望着堂前的雪花,没理李夜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过了年关,为师就要把你的玄甲重新制过,要加十斤的重量,这些日子你要努力,去后山打水的不要走着去,要跑,来回不能超过一刻钟”。之前李夜去后山打泉水来回要半个时辰,现在先生要求一刻钟。

    于是,李夜开始了他不知不觉的修行。在雪地里拎着木桶,去后山打水。雪地很滑,李夜小跑着摔了不少的跤,连跑了五天,才在一刻钟内从后山打了一桶泉水给先生烧水泡茶。

    看得阿贵心疼,又不敢去帮忙。看得先生暗自欢喜,心道孺子可教也。

    小姐姐又在府前堵了李夜几回,没有堵到,也就恨恨得罢手了。

    这日,泡着药浴,李夜突然觉着肚子很热,于是跟先生说肚了里的一团热气,先生听后,拿了一本手抄的口诀,丢给李夜。“你可以开始打坐了,一边打坐一边读这个口诀,记住,打坐的时候不要乱想,眼观鼻鼻观心,五心向天。”说完先生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李夜接过了口诀,没有封面,只有三页,照着口诀默念,只觉提肚子里的那团热气,仿佛有了出口,开始在身体里运行......

    阿贵在一边高兴地说:“少爷,你也可以修行了,以后就不怕公主打你了”。

    先生走了过来,用竹条抽了阿贵一下,抽得阿贵直跳。“记住,修行不是用来打架的,给我知道的话,外面打一回,回到琴院我再打你一回,不论输赢!”

    李夜听后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嗯,不跟那小女人计较。

    李夜就在穿着铁甲在路上跑,在先生院子后打山泉水,泡药浴,学习古琴音律中过了近半年。转眼就是年关了,过了年,李夜就六岁了。

    先生说,玄铁甲要再加十斤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时光匆匆,年关过后,便是立春。

    初春,风云城主夏长风举办每年一度的春日宴,邀请了城里的知名人仕,文人武将,书院的夫子和将军府都收到了请贴。

    夫子问李夜是跟家人一起还是跟先生,李夜说要跟先生一道,他要给先生背琴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用铁琴,拿书房里那架古琴吧,金丝楠木的。”先生有很多的琴,出门前对李夜道。

    李夜暗自高兴,心道,今天不用受苦背铁琴。没料到先生又给李夜来了一竹条。“不用铁琴是因为今天的宴会不适合,不是给你偷懒。”

    李夜吃了痛,老老实实把琴套进布袋,阿贵过来想替李夜背,先生不允。

    风云城里,也只有城主府夏长风才有资格请先生抚琴,而先生每年也只抚一回,因此是难能珍贵。

    春日的风云城,已经有杏花开放,细细的春雨中,满城都有杏花的味道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花园里今天是挂起了灯笼,东城的红袖楼楼主和姑娘们来了,书院的文人仕子们也来了,将军府的上官飞虎将军和夫人林月如带着公主小姐姐也来了。小姐姐一身红色劲装,端的好看,书院的夫子和夫人也早早的到场。

    先生和李夜两人是走路过来的,用先生的话能走路就不坐马车,走路也是一种修行。

    师徒两人到的时候已经是酉时,花园里的酒宴已经开始,但是上座却是给先生留着,城主说先生是风云城里最尊贵的,当留。

    李夜跟着先生到了城主府的花园里,穿过花园的回廊,给城主及城主夫人,自己的爹娘,将军和夫人见了礼,然后背着琴站在先生的后面。

    先生叫李夜也坐下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有城里的雅士在表示才艺,一轮结束后,只见将军府的小姐姐取了弓,走上表演花台,给下面的人行了礼,举起弓,对着园子里的杏花树射了一箭,只听一声轻响,羽箭飞过花枝插在了花园的回廓上。

    有府里的下人过去取了箭,拿了过来给城主,只见箭身穿着三朵杏花,城主叫了一声好箭法。

    一箭穿三花,难得的好箭法!下面的人都拍手鼓掌,给公主叫好。将军看着微笑不语,书院的夫子和紫竹院的先生都夸公主练就了一身好功夫,好箭法。

    射完箭,小姐姐走下了台,眼睛看了一肯坐在先生边的上李夜,那意思是:“看到没,收拾你,分分钟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夜把头转向了爹娘,假装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先生见到这一幕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红袖楼的楼主李红袖起了身上台,她不到三十的年纪,身着红罗裙,款款移步、风情万种,看痴了一干的才子佳人。

    到到了台上,给城主及从佳宾福了一下,道:“小女子在这里献丑了,弹一曲《有凤来仪》。”

    说完有红袖楼的姑娘替她摆好了古琴,端放在台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李红袖一摆罗裙,转身坐下。

    静坐了片刻,十指抚弦,灵动的琴声从指间流泻而出,丝丝细流淌过心间,柔美恬静,舒软安逸。琴音轻绕丛林,似泉水匆匆流淌,如展翅欲飞的蝴蝶,扑闪着灵动的翅膀,象要从塞外悠远的天空,飞回自己的巢穴。

    随着琴声的传递,有暗香在空气里流动,浸人心脾。

    夏城主笑着跟将军、夫子及先生说:”李楼主的古琴上镶了一块千年的沉香,抚琴时的热气流动,就会有香气随着空气飘散,甚为难得,她一般轻易是不用这架琴的。”

    李夜听后使劲地对着空中嗅。

    琴音过处,有小鸟飞进了花园,收住翅膀,停在的红袖楼主的桌上,低下了头,仿佛在倾的这美妙的琴声。

    不一会,就飞来了几十只不同的鸟儿,有的落在杏花树上,有的立在琴台的边上,越来越多的鸟儿,把表演的石台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坐的一众宾客都赞叹红袖楼主的美妙琴声,竟然引来了百鸟,诺大一个园子没有一个人走动,大家都在静静地倾听。

    众人沉醉,不知几时琴声终了。

    飞聚过来的鸟儿拍着翅膀,瞬间飞走,留下一地的痴人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众人,给了红袖楼主热烈的掌声,表示对她的尊敬。

    将军府的小姐姐跳上了表演台,拥抱着李红袖,叫道姐姐你弹的琴太好听了,连鸟儿都飞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表示,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闻几回。

    红袖搂主轻轻地搂着小姐姐,说:“你喜欢的话,我可以教你呀。”

    小姐姐嘟着小嘴回:“好呀,等我修行有成,再跟姐姐学琴。”

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